评价详情

黄晖:用志不分,乃凝于神——那些与商标不得不说的故事

浏览量:4985

出生于1968年的黄晖,实际看起来不到四十岁。站在IP新口岸会展的演讲台上,黄晖博士以简单利落的语言和较快的语速,呈现了新商标法修改全貌,一气呵成。在台下,与记者交流,谈笑间多的是谦和随意;话语中,可谓是三句话不离商标法。作为中国首位商标法博士,黄晖撰写的《商标法》教程是众多律师、法官在接触商标法的入门书籍;作为万慧达律师事务所的高级合伙人,10多年间黄晖办理或指导办理了千余件知识产权案件。即便是年轻时就已经功成名就,黄博士却为人低调,奉行老庄哲学的他,以“桃李不言,下自成蹊”作为对自己低调的解释。而“用志不分,乃凝于神”既是他对后生学子的寄语,亦是他自身的写照。

 

 无心插柳,却道是24年商标情结 

 

中学时代,黄晖在重庆外国语学校初涉法语,进入外交学院后又继续攻读法语专业。与商标法结缘,是基于一个很偶然的原因。1989年中国加入了《商标国际注册马德里协定》,而《马德里协定》当时的工作语言只有法语一个语种。1990年,国家商标局急需法语语言审查员,当年毕业的黄晖便是被录取的人员之一。彼时的黄晖还不知道商标的厉害,更不知道商标还有一个专门的法律来调整。如此一番机缘巧合,黄晖一脚迈进了商标局,开始与商标初次结缘。

黄晖说他真正走入商标知识产权的大门,是去法国斯拉斯堡国际工业产权研究中心学习的时候。在法国的知识产权教育体系里,国际工业产权研究中心有着很特殊的地位,因为法律规定只有在这里取得学位,才能获得知识产权代理人资格。这段学习经历让黄晖对商标有了更多的兴趣和认识,回国后继续在商标局工作,之后又到了办公厅做秘书。再后来,黄晖师从郑成思老师攻读博士学位,继续研究商标法。

考虑到从事法律实务会有更广阔的发展空间,能真正地从权利人角度思考一些问题,黄晖于2002年加入了万慧达知识产权公司。当问及是否遗憾过放弃政府机关工作人员的身份,黄晖笑着摇头,“从机关出来,事业和天地都更宽广了。而且,我跟原单位的关系一直都很好,经常会参与他们的立法讨论。总体来讲,法律和整个司法体系都在完善,当然也有很大的挑战,尤其是互联网时代的发展,是最活跃也是很需要去研究的,它使我们整个生存的格局在发生很大的挑战,而我们需要有足够的认识去迎接这个挑战。”

“知识产权是对传统的一种挑战,而现在知识产权本身正在受到互联网的挑战。”正如托夫勒在《第三次浪潮》中所言,目前正在由工业社会过渡到信息社会,我们获取信息的渠道、方式都在发生相应的改变,法律、规则也必然会发生同样的变化,商标法也不例外。

 

十年磨一剑,驰名商标的上下求索

 

黄晖的博士论文《驰名商标和著名商标的法律保护》2001年一经发表便受到业内的关注,其研究的侧重在于驰名商标、著名商标的淡化理论,黄博士信手拈来三个例子来说明弱化、丑化和搭便车的三种形态:

“商标的显著性,有相对的显著性,比如‘长城电脑’,单说‘长城’我们就不知道说的哪个商标,还有‘长城葡萄酒’。但是像‘柯达’这样的,则有绝对的显著性,一说‘柯达’我们就能想到胶卷,一说‘可口可乐’我们就想到饮料。但要是到处都用,例如‘KODAK’用在电梯乃至更多的商品上,这种绝对的显著性就会消失,这就是我们通常说的弱化。原本看到这个商标就能想到这个商品,以后却不再想到它了。

还有一个就是丑化,就是说把商标用到一个负面的商品上面,让本身一些比较正面的含义不复存在,这也是对商标的一种损害。这个过程中间甚至都不会发生混淆,但是我们会发生负面的联想。

然后呢,就是搭便车,例如LV那个卖楼的案子,LV的包出现在卖楼广告上,大家不会觉得LV真的在卖那个楼盘,但会觉得这个楼盘具有LV那种高贵的感觉,这就是一种搭便车。

离博士论文的完成十多年过去了,但对驰名商标在识别商品产源之外的价值仍持续性地思考。黄晖始终认为对驰名商标的保护,其原理和机制与一般商标有所不同,因为此时商标符合的价值早已超越产品本身。正如卡希尔在《人论》中提到:人是符号的动物。黄博士认为:“人不是吃饱、穿暖就可以满足的动物,他更多的是有精神需求,我们生活的中间充满了符号,符号对他的影响实际上是不能低估的,那么我们是不是要去保护这一符号,是不是要保护大家创造这一符号的积极性?现在有人说这是符号圈地,但是实际上我觉得,如果这符号它确实是产生了一些它本来不具有的含义的时候,对这种新创造出来的、又给大家的生活增加了价值的这样一个符号,我觉得还是应该要鼓励和保护的。因为你没有花这份力气,就直接拿过来用,还是有问题的。

黄晖所言,在当前的社会交往中,品牌起到的作用已经远远超出了对于商品本身的需求,它成为一种语言,这种语言本身可以对你的交往起到一个定位的作用。“商品,它很重要,但不是唯一重要的。商品部分就等于一栋大楼的地基,大楼定不是只满足于盖一个地基,它要盖出地面,而且盖出地面的部分它一定是空的,亦如《老子》里面讲的空才有用,盖一个实的楼是没有意义的,地基可以是实的,但是楼一定是空的。所以我们在做品牌的内容的时候它一定是空灵的、精神的东西,这是人赋予、接收并欣赏的东西。当然,它依附于地基,你不能离开地基谈品牌,但是品牌不仅仅是地基。”

就好像诗歌是押韵的,但不能说押韵的都是诗歌。押韵相当于产品的质量、商标的识别功能,这是一个基本要求,但是达到这基本要求并不意味着你就是一首诗歌,要超越这些东西才能成为一首诗。“对于品牌,抓质量仅是最基本的要求,但并非抓完质量你就有品牌了,你得产生这个之外的东西,你得想办法超越,走得更远,给大家带来另外一些价值,让大家觉得这个牌子有和没有是不同的。”

 

有别斯有标,有标斯有别

 

如果说四十多年前,对商标价值的理解上还有类似“使用在洗面奶上的商标对人类的贡献,显然不及青霉素的发明人对人类的贡献大”的这类评价,时至今日,对商标品牌的价值的这类质疑基本消逝。黄博士将商标的发展趋势以“有别斯有标,有标斯有别”两句话概括。举例而言,“以前我买这瓶水,可能是因为它质量好,和别的水不一样,而以后却可能是,水都是一样的水,但我要买这个牌子的,因为我喜欢,有情感方面的需求。而这种东西是后来创造的,它可能是针对这个人群。我为了区别于你这个人群,我就要喝这种品牌的水。因为人本身是有差别的,人的差别决定了他用的东西也有差别。”

就像《小王子》中小王子的那朵玫瑰,小王子一开始觉得它很特别,但是当他来到地球发现一个5000朵玫瑰的园子后,小王子变得很沮丧。但是狐狸对他说,最重要的是驯服,驯服就是你要建立起一种联系,狐狸说我没有认识你之前麦子是金黄色的,可对我没有什么意义,因为我不吃麦子。现在你驯服了我,你的头发是金黄色的,所以看到麦子我就想起你金黄色的头发,这时候麦子就对我有意义了,只有你投入了时间,这个事物才会变得重要。小王子听完再见到5000多玫瑰的时候就说,你们虽然也叫玫瑰,但对我来说是空的,我没有给你们浇水也没有为你们除草,但我天天为我的玫瑰做这些,所以它对我来说是唯一的。可能对别人来说都是一样的玫瑰,但小王子仍然觉得他的玫瑰的最独一无二的。最后小王子消失的时候对飞行员说,你看天上的星星,你会发现这些星星里有一颗是我,这样你就会觉得这颗星星和你有很特别的联系。

黄博士说:“人最无法改变的是时间,所以对人最宝贵的东西就只能以时间来衡量,你在什么东西上花的时间多,这东西就对你来说最重要。再贵重的东西,它如果在你的生命里不占有时间,它其实对你来说是不重要的。品牌的重要在于它为我们的生活提供了储存时间和记忆的便利。”

 

汉字、语言、商标,融会贯通

 

当被问及占据黄晖生命最多时间的是什么,黄博士笑道,那可能真的是研究商标法了。不过,多年来笔耕不辍的黄晖已把研究方法融会贯通到其他方面,为教女儿学汉字,黄晖对汉字发生了浓厚的兴趣,因为汉字与商标有着紧密的联系,两者都涉及音形义的比较,汉字的音形义与别的语言相比确实有很大的特色:形者,显也,是一种表现在外的东西,而音者,隐也,是一种隐藏在内的东西,义则是更深层、更隐秘的东西,最终和人内心的意想通。汉字的好处在于你看到形,会联系到它的义,你听到它的音同样能想到义。中文的声母和韵母都是有它的含义的,比如说声母m,在古代对应明母,意思与‘蒙昧、弥漫’等覆盖的义相通。还有韵母ian,为什么‘点、线、面’都是ian结尾的?因为它们都与‘边沿’的含义相通。因此,汉字有个特点,它从形和音都给你带来含义,它让眼睛、耳朵同时帮你摄入信息,最大限度的帮你接触外界,这是中国文化能够长期流传,文明能够长期保存的一个很重要的因素。要说从符号来讲,汉字符号是个更深的符号,而且这个符号给人们留下了最宝贵的财富。“商标也是语言的一种,只不过是比较特殊的商业语言而已,但它符合语言的所有规则,再进而符合符号的所有规则,它们本身是相通的。”

黄晖将语言学习的思维方式也应用到商标法的研究上,他在理解法律的时候,将其理解为八个字,“说话像话”和“说话算话”:前者是对立法的要求,不立则罢,要立就说清楚;后者是对执法的要求,无法则罢,有法就必须遵守。正像如果没有红绿灯,过马路被撞了,那怨不得别人,但如果明明相信绿灯走过去还是被撞,那就是双倍的冤枉。商标也是这样,没有商标并不可怕,可怕的是有了商标还是被骗。你可以没有规则,但一旦有了规则就一定要遵守。这也许是另外一种意义上的“法言法语”。

 

用志不分,乃凝于神

 

采访的最后,智合东方记者想请黄晖博士给后学们提一点建议,他沉思片刻,道出庄子的八个字:“用志不分,乃凝于神”。现在人分心的事情太多了,黄博士解析了分切这两个字,“分是八和刀的会意,切是七和刀的会意,分从八,八意味着分开,切也意味着分歧、分岔。用志不分就是说你要专心致志做好一件事,这也是郑老师当年的教诲,否则诱惑太多,什么都要做,到后来可能哪样都做不好。有人说什么叫博士,就是如果把人类的整个知识体系画成一个大圈,在你自己这个领域看可能钻出去很大一个部分,但是放在整个人类的知识圈子里看就只多了一点点,而且这还是你十几年如一的往外顶获得的一点点成果。真正有所创造是非常难的,要达到这一点,只能是专心致志,十年磨一剑,你才能把一件事做好,否则的话当然难有所成。”不分志,凝于神,正是黄博士献身商标法事业的写照。

 

(智合东方毛姗姗撰稿,钟山编辑。图片来源:百度图片)